不敢同行,於是願把心還復原地
但是雙腳呢?

 

明白那句話傷人
明白那句話說的極為膚淺

但是又有誰明白我說出的那些話心有多痛?

妳們老是責怪我

 

有本故事書結束在2015
接後是另一本書被翻閱
西元日期顯示2016之後的幾年上頭

不過在我心上
怎麼之後的數字竟是斑駁不一?

我不敢承認
於是無心的走
走在只有一個人的路上
我陪著我自己
路途上,沒有人。

 

我以為妳忘了
但是妳沒有

可惜
都是我在猜
我妄想的猜

 

眸子映照著右手臂膚皮被筆尖戳爛的碎肉,耳畔帶入卻是音頻不徐的緩歌。
「藝術美......」渴的唇皮相裂,連同發出氣音也漂的浩瀚。

 

記錄

蒙面客。
因為臉上蓋了層布,不想說話,後而慣於不說,最後忘了自己天生有一張嘴。

 

每天都過著好想睡覺的日子。
種花、打掃、睡覺、慢跑,反覆新生活。
其實滿累的活著。
滿累人的。

 

作詞:程璧 作曲:程璧 

月亮悄悄蒙上一層紗 

夜雲悄悄隆起崖 

曾經年少的我啊 

曾經痴心這麼想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個人 

陪我一起看花開 

陪我一起看流霞 

我就想為誰 

為誰唱起這首歌 

一首少年的歌 

一首為你寫的歌 

月亮悄悄蒙上一層紗 

夜雲悄悄隆起崖 

曾經年少的我啊 

曾經痴心這麼想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個人 

陪我一起看花開 ...

 

好好活著、好好活著。

那種生命論請別加諸在我身上。

 

我什麼也不會對你說
因為以心為容器的情感,言語無法裝載

                     ◎陳依文


 

當時的我沒說,如今造就別人的誤解。


一個人生活挺好
何必拖著旱鴨陪自己下水?

若說另一個人是游泳健將
那麼只會更襯托出旱鴨只想一個人生活的事實


游泳健將總是拋開不了是游泳健將的尊嚴
所以請游泳健將別老仗自己識水性這點來要求別人一塊兒識水性。
對方只想當隻旱鴨過生活,又何必責怪對方怎游不上岸


一個人生活挺好
何必拖著一位游泳健將過生活?

若說自己是隻天生旱鴉
那麼能洗澡的自己又算什麼?


旱鴨拋不開這些事實
所以請旱鴨別再強迫自己學會游泳後仍擺出一副我沒事的笑臉。
對方永遠都是游泳健將,又何必期盼對方能更懂得自己想法

其實旱鴨只是欣賞不了游泳健將身上所掛有的獎牌。

 

往死裡虐吧。

 

作詞:李焯雄
作曲:李偉菘

好像缺了一塊 再拼不回來
再不存在 比空白更空白
每一次我想起來 其實你都還在
藍色悲哀 流過我的靜脈

我不要愛 我不要愛 可是我離不開
假面的告白 不坦白的坦白
你不會愛 你不會愛 你只愛接受愛
眼睛睜不開 看不到未來 哭不出來

好像碎了一塊 再補不回來
再不存在 比空白更空白
每一次我想起來 其實你都還在
藍色悲哀 流過我的靜脈

我不要愛 我不要愛 可是我離不開
假面的告白 不坦白的坦白
你不會愛 你不會愛 你只愛接受愛
眼睛睜不開 看不到未來 也哭不出來

被時間活埋 從盛開到腐壞
然後愛 從潔白到蒼白從蒼白到塵埃

我想離開 我想離開 可是我還期待
假面的告白 對自己 不坦白
你不會愛 你不會愛 你害怕接...

 

「還滿吵的。」
「誰?」
「寂寞。」

寂寞總是吞噬人的睡眠,背地將時間強暴。

 

且容許我喘口氣......
好讓我再回憶那遍曾屬於我的風景。

 

我只是逃了。
不過我依舊認為自己幸運。
我沒有不幸。
因為比我不幸的人還很多。

「妳這樣每天告訴自己,用意在哪裡?」你說。然、我沒聽進。

 

作詞:葉芝 趙照 作曲:趙照


當你老了 頭髮白了 睡意昏沉
當你老了 走不動了
爐火旁打盹 回憶青春

多少人曾愛你 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個人 還愛你虔誠的靈魂
愛你蒼老的臉上 的皺紋

當你老了 眼眉低垂
燈火 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 你的消息
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當你老了 眼眉低垂
燈火 昏黃不定
當我老了 我真希望
這首歌是唱給你的
-------------------------

William Bulter Yeats ( 1865-1939...

 

(皚如山上雪 皎若雲間月)


鳳欲求凰 緣起三生
無怨悔恨夜思奔
不求當對門
只為人


當路把酒 過往思煙 如塵
奈何朝顏換舊人
今日有所聞
淚如痕


皚如山上雪 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 故來相決絕
淒淒重淒淒 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 白首不相離


(鳳欲求凰 緣起三生
無怨悔恨夜思奔)


當路把酒 過往思煙 如塵
奈何朝顏換舊人
今日有所聞
淚如痕


皚如山上雪 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 故來相決絕
淒淒重淒淒 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 白首不相離

  3

© 碎紙機 | Powered by LOFTER